轉眼間明天就是東方春櫻宴了
這次在「B08」長鏡頭&人機同步
有兩本新刊與一本既刊,歡迎大家來玩!

而先前印調選擇通販或不克前來春櫻宴的朋友們

文章標籤

Now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共通點

 

總覺得,她最近是不是越來越變本加厲了?

落地窗外,早春午後的陽光顯得還很淡,幾乎就和自己隱約映照在玻璃上的顏色一致。聽見身前的桌面上餐時瓷碟和桌面輕碰的動靜,原先張望著窗外的白鷺循聲轉過頭去,窗內的顏色反倒更鮮明一些,來自咖啡館內暖黃色調的燈光、端上桌的法式千層酥白晃晃的鮮奶油餡(仔細一看還有點綴在上頭的完整新鮮草莓),最後是那雙神采奕奕的留紺色眼睛。

她將手伸向熱咖啡,看著朵蕾米興沖沖地拿起銀叉的樣子,只是稍微皺了皺眉頭,將杯緣湊近唇畔。

文章標籤

Now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Sisyphean

 

最初是由貘起的頭。

第一次看到槐安通道有白鷺飛過,是夢都剛打造完成後。她想貘是刻意的,靴跟敲響的那一剎那,她聽見羽翼陸續拍搏的聲音,紅眸追向聲音來處,只見一大群漂亮的白鷺振翅起飛,輕盈地掠過她身畔,劃過紺藍的夜穹。那些身影遠去的時候她依舊停留在原地,幾乎都想起了葦原那泥土的氣味。

「畢竟接下來得認真過濾一下槐安通道的訪客呢。」

文章標籤

Now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Around 30

 

意識到的時候,三十二歲的生日已經剩下寥寥的數小時了。

靜留是在出了辦公室,正往地下停車場走的途中,接到老家打來的電話。知道她才剛加完班,父母親問候的電話很及時地在她開了車門坐上駕駛座的同時結束,並未拖沓得太長。大概也曉得,其實再過幾天就能碰到面了。

發動引擎前她順手傳了訊息,非常簡單的一句「要回去了」──不知道是不是正好在玩手機呢──訊息後方立刻跳出了「已讀」的標記。

文章標籤

Now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她與她的問題



大概,就是因為長久以來處得這麼近了,反而知道,有些時候的確不應太靠近。

文章標籤

Now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